分类信息  >  行业信息广元市元坝区附近婚姻律师电话_婚房案律师-广元律师

广元市元坝区附近婚姻律师电话_婚房案律师-广元律师

发布时间: 2019-03-21 10:35

广元离婚诉讼律师,马苑乔律师多年离婚案处理经验。

8月25日,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因家庭琐事和家庭经济题目常发生争吵引发的离婚纠纷案作出一审宣判,判决准许原告李梅与被告朱昌离婚;婚生长女朱小舒,小女朱小丽随原告李梅糊口,由原告李梅自行抚养,宗子朱胜德,次女朱美随被告朱昌糊口,由被告朱昌自行抚养。

子女成年后随父随母任其自愿。

原告李梅与被告朱昌相识后同居糊口,于1997年8月1日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1995年3月14日生养长女,取名朱小舒,1999年4月15日生养宗子,取名朱胜德,2001年2月17日生养次女,取名朱美,2004年3月27日生养小女,取名朱小丽,原,被告为一些家庭琐事和家庭经济题目等常发生争吵,相互打骂现象,2010年6月21日,被告朱昌持一把菜dao到本县新州镇民生街快餐店威胁原告,称欲杀死原告而被公安机 关决定给予行政拘留旬日。

2010年6月28曰,原告以夫妻感情已破裂,无法共同糊口为由,向该院提起离婚诉讼。

法院经审理后以为,原告李梅与被告朱昌相识后同居糊口,于1997年8月1日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属正当婚姻,受法律保护,婚后原,被告因家庭糊口琐事及家庭经济题目发生纠纷,有相互打骂现象,现原告以夫妻感情确以破裂为由提出离婚,被告表示同意,属原,被告双方自愿离婚,应予以准许。

关于女子抚养,原,被告双方未达成协议,该院以为,既要考虑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前提,又要考虑是否有利于子女的身心健康,同时还要照顾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的意愿。

子女抚养权回属一方面关系到夫妻双方的权益,另一方面更关系到子女自身的利益。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共同生养有三女一男,因为双方所生长女朱小舒及宗子朱胜德已年满10周岁,在该院征求其意见时,长女朱小舒愿随原告糊口,宗子朱胜德愿随被告糊口,该院随其自愿。

两个未满l0岁的次女朱美和小女朱小丽,因为原,被告双方均以打工收进为主要糊口来源,且收进数额均不能确定,目前双方的情况基本相同,由原,被告双方各抚养一人是适合的,小女朱小丽因春秋尚小随女方糊口,有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长,故由原告抚养小女朱小丽,由被告抚养次女朱美。

关于被告提出双方所欠的债务8000元及利息,双方均承认该欠款事实存在,但对该款的用途存在异议。

是否属夫妻同共债务原,被告双方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故被告的辩解该院不予采信。

据此,一审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广元离婚案件律师,找马苑乔律师,精英律师,为您的合法权益保驾护航。

日前,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较为特殊的离婚案件,身心健康的丈夫张宝(化名)与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妻子告刘甜(化名)辑穆相处,岳母却以刘甜法定代办署理人身份跑到法院哀求解除二人的婚姻关系。

张宝身体健康且为初婚,而刘甜则早在17岁时就患有精神分裂症且与张宝属再婚。

然而,两人婚后不久,刘甜的母亲却以刘甜法定代办署理人的身份向法院提起诉讼,哀求解除刘甜与张宝婚姻关系。

张宝和刘甜二人结婚时间固然不长,但是在共同糊口中张宝并没有嫌弃刘甜的婚史和精神病史,一直在默默地履行着做丈夫的责任。

突然有一天,张宝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原来是刘甜的母亲也就是他的岳母代表刘甜向法院起诉了他,要求他们离婚。

张宝在诧异之余,向法院提出了异议,要求法院核实事实。

据悉,法院将择日开庭审理。

广元离婚诉讼律师,马苑乔律师多年离婚案处理经验。

[裁判要旨] 男女公民均享有相应的生养权。

夫妻双方因生养权冲突时,男方不得违反女方意愿主张其权利。

[案情] 叶光明(男)和朱桂君(女)系夫妻。

2006年7月5日,朱桂君未经叶光明同意,擅自到病院将腹中胎儿流-产。

叶光明以为朱桂君的行为侵犯了他的生养权,向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朱桂君赔礼报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朱桂君称,流-产是由于与叶光明之间长期的感情不和,使其对叶光明丧失决心信念之下的无奈之举。

故哀求驳归叶光明诉请。

[裁判] 浙江省余姚市法院审理后以为,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五十一条明确划定了妇女有生养的权利,也有不生养的自由。

因此,被告对腹中胎儿入行流-产手术,不构成对原告生养权的伤害。

原告方基于配偶权所享有的生养权仍旧可以待以实现。

故判决驳归原告叶光明的诉讼哀求。

[评析] 一,男性是否享有生养权 我国宪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划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眼前一律同等”,婚姻法第九条也划定"夫妻在家庭中地位同等”等。

因此,男性也当然享有生养权。

生养权作为一种带有天然属性的权利,是公民的基本人权,从属于公民人身权。

对于男性来说,从男女同等及法律眼前人人同等的角度望,男性和女性所享有的生养权是一致的,也是同等的。

本案中原告叶光明作为一个成年男性,理所当然享有既定的生养权,而且,所享有的权利与其妻子是同等的。

二,男性生养权与女性生养权之冲突及解决 从男性生养权的实现和社会现实的角度分析,双方就此意见不一致时,理应更多地保护弱势方女性的人身权益。

理由如下: 第 一,男女生养权实现的前提不同。

对于女性来说,生养权的实现在于自身的人身权,而对于男性来说,正当生养权的实现首先依靠于正当配偶权的实现,男性只能在配偶权的实现基础上获得生养权的保护。

任何违反女性意志的男性强权都是违背妇女人权的违法行为。

好比在男方坚持要孩子而女方不愿生养的情况下,假如由男方做主,就意味着丈夫享有对妻子身体和意志的强制权,这将以女性人身自由的丧失和身心被摧残为代价。

而将生养决定权赋予女方,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委屈了男方,但其zui坏的结果是双方离婚,男方可以重新选择其他愿意生养子女的异性再婚。

毫无疑问,前者可能导致的恶果遥比后者严峻。

第二,生养不是婚姻的必然结果,女性也并非生养工具,公民既然有生养的权利,同样应享有"不生养的自由”。

妻子自主人 流是对自己身体的一种处分,是对"不生养”的一种自由选择。

结婚本身并不意味着双方必需有孩子,假如夫妻间未曾达成"要孩子”的合意,那么,妻子无论是自主避孕仍是堕胎,都不构成对丈夫的侵权。

夫妻共有生养权,这一权利是针对社会而言的,即夫妻共同对抗第三人,用以排除外界妨碍与侵害的权利。

第三,女性不仅在照顾,抚育子女方面履行更多的义务,而且怀孕,生养和哺乳更无法由男人替换而由女性du自承担艰辛和风险。

因此,更多地赋权于女性,既是对生养主体妇女的人文关怀和特殊保护,也是法律公正的体现。

强调或夸大男人的生养决定权无疑会带来负面效应,如导致对女性自主流-产的不公平指责和索赔,并在一定程度上使"婚内 ”正当化。

总之,夫妻之间享有同等的生养权,妻子享有的生养权丈夫同样享有,但当两个同等的权利相冲突时,其行使必然有先后,无论从何种角度出发,都应当首先保护妇女的权益。

瓷都网瓷都取名免费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