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信息  >  行业信息广元市元坝区擅长出轨离婚律师律所_离婚律师-广元律师

广元市元坝区擅长出轨离婚律师律所_离婚律师-广元律师

发布时间: 2019-03-21 10:35

广元专业离婚律师,马苑乔律师专业离婚辩护案件。

[裁判要旨] 男女公民均享有相应的生养权。

夫妻双方因生养权冲突时,男方不得违反女方意愿主张其权利。

[案情] 叶光明(男)和朱桂君(女)系夫妻。

2006年7月5日,朱桂君未经叶光明同意,擅自到病院将腹中胎儿流-产。

叶光明以为朱桂君的行为侵犯了他的生养权,向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朱桂君赔礼报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朱桂君称,流-产是由于与叶光明之间长期的感情不和,使其对叶光明丧失决心信念之下的无奈之举。

故哀求驳归叶光明诉请。

[裁判] 浙江省余姚市法院审理后以为,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五十一条明确划定了妇女有生养的权利,也有不生养的自由。

因此,被告对腹中胎儿入行流-产手术,不构成对原告生养权的伤害。

原告方基于配偶权所享有的生养权仍旧可以待以实现。

故判决驳归原告叶光明的诉讼哀求。

[评析] 一,男性是否享有生养权 我国宪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划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眼前一律同等”,婚姻法第九条也划定"夫妻在家庭中地位同等”等。

因此,男性也当然享有生养权。

生养权作为一种带有天然属性的权利,是公民的基本人权,从属于公民人身权。

对于男性来说,从男女同等及法律眼前人人同等的角度望,男性和女性所享有的生养权是一致的,也是同等的。

本案中原告叶光明作为一个成年男性,理所当然享有既定的生养权,而且,所享有的权利与其妻子是同等的。

二,男性生养权与女性生养权之冲突及解决 从男性生养权的实现和社会现实的角度分析,双方就此意见不一致时,理应更多地保护弱势方女性的人身权益。

理由如下: 第 一,男女生养权实现的前提不同。

对于女性来说,生养权的实现在于自身的人身权,而对于男性来说,正当生养权的实现首先依靠于正当配偶权的实现,男性只能在配偶权的实现基础上获得生养权的保护。

任何违反女性意志的男性强权都是违背妇女人权的违法行为。

好比在男方坚持要孩子而女方不愿生养的情况下,假如由男方做主,就意味着丈夫享有对妻子身体和意志的强制权,这将以女性人身自由的丧失和身心被摧残为代价。

而将生养决定权赋予女方,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委屈了男方,但其zui坏的结果是双方离婚,男方可以重新选择其他愿意生养子女的异性再婚。

毫无疑问,前者可能导致的恶果遥比后者严峻。

第二,生养不是婚姻的必然结果,女性也并非生养工具,公民既然有生养的权利,同样应享有"不生养的自由”。

妻子自主人 流是对自己身体的一种处分,是对"不生养”的一种自由选择。

结婚本身并不意味着双方必需有孩子,假如夫妻间未曾达成"要孩子”的合意,那么,妻子无论是自主避孕仍是堕胎,都不构成对丈夫的侵权。

夫妻共有生养权,这一权利是针对社会而言的,即夫妻共同对抗第三人,用以排除外界妨碍与侵害的权利。

第三,女性不仅在照顾,抚育子女方面履行更多的义务,而且怀孕,生养和哺乳更无法由男人替换而由女性du自承担艰辛和风险。

因此,更多地赋权于女性,既是对生养主体妇女的人文关怀和特殊保护,也是法律公正的体现。

强调或夸大男人的生养决定权无疑会带来负面效应,如导致对女性自主流-产的不公平指责和索赔,并在一定程度上使"婚内 ”正当化。

总之,夫妻之间享有同等的生养权,妻子享有的生养权丈夫同样享有,但当两个同等的权利相冲突时,其行使必然有先后,无论从何种角度出发,都应当首先保护妇女的权益。

广元离婚辩护律师,马苑乔律师离婚法律咨询、法律服务。

《婚姻法》第四十二条划定:离婚时,假如一方糊口难题,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部给予适当匡助。

离婚时,一方因糊口难题需要另一方匡助的,应当具备以下几个前提: 一,一方糊口难题的情形在离婚时已实际存在,而不是离婚后的任何时间发生糊口难题另一方都必需给予匡助; 二,一方糊口难题是:1,没有住房;2,失往劳动能力;3,无糊口来源等情况; 三,提供匡助的一方有负担能力; 四,糊口难题的一方没有再结婚组成新的家庭。

经济匡助的方式有以下几种: 一,没有住房的,可以住房的使用权或产权匡助解决住房题目; 二,有其他糊口难题的,可给予一次性的经济匡助,其数额可按提供匡助的一方的实际负担能力决定。

离婚时,糊口难题的一方以糊口难题为由要求多分夫妻共同财产,以解决糊口难题的要求是错误的,是侵犯另一方的财产所有权的行为。

《婚姻法》划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商处理,是指离婚双方对共同财产有同等处分的权得。

因此,糊口难题的一方可以在同等处分共同财产之后,要求另一方给予经济匡助,同时提出的经济匡助也要从另一方的实际负担能力出发,而不是过高的,随意的要求。

广元离婚诉讼律师,马苑乔律师多年离婚案处理经验。

关于婚约的法律效力,我国《婚姻法》和《婚姻登记办法》中无明文划定。

中心人民政 府法制委员会1950年6月26日宣布的《有关婚姻法施行的若干题目与解答》中划定:"定亲不是结婚的必要手续。

任何包办强迫的定亲,一律无效。

男女自愿定亲者,听其定亲。

定亲的zui 低春秋,男为19岁,女为17岁。

一方自愿取消定亲者,得通知对方取消之."1953年3月19日,中心人民政 府法制委员会发布的新的《有关婚姻题目解答》中指出:"定亲不是结婚的必要手续。

男女自愿定亲者,听其定亲,但别人不得强迫包办."此后,在zui 高人民法院关于合用法律的解释以及在司法实践中,都坚持了同样的原则。

由此可见,我国政策,法律对婚约的立场和处理原则是:

(1)定亲不是婚姻成立的必要手续和前提。

是否订立婚约由当事人自主决定,法律不予干涉。

但订立婚约必需完全出于男女双方自愿,其他任何人不得强迫干涉。

(2)婚约没有法律效力。

婚约订立后,任何一方均可作出解除婚约的意思表示,无须征得对方同意,即产生婚约解除的效力。

这是由于,婚姻是男女双方基于爱情的结合,而且是双方自主自愿。

假如一方要求解除婚约,说明在他们之间已不存在结婚的基础前提,因而应当答应,否则等于干涉婚姻自由。

(3)关于因解除婚约而引起的财物纠纷,司法实践中的处理原则是,对婚约期间无前提赠与的财物,受赠人一般无返还义务;对于以结婚为目的所作的赠与(俗称定亲信物),价值较高的,应酌情返还。

当然,对以定亲为名诈-PIAN钱财的,应回还受害人。

此外,对属于包办买卖性质的定亲所收受的财物,应依法没收或酌情返还。

在国外,关于婚约的性质有不同的主张:一种是"契约说”,以为婚约是一种契约,无合法理由而不履行者应承担违约责任,但对婚约不得强制履行。

另一种是"非契约说”,以为定亲不是法律行为,而是事实行为,无合法理由而不履行者应承担侵权责任。

在我国,婚约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仅有道德约束力。

以上信息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负责。若您觉得某条信息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将信息网址及侵权证据发到我们,谢谢。